EDF一定发首页官网

发动「差人支属连线」争自力考察 警嫂:林郑几时落地狱?

Sunny说,她有两个看似很对峙的成分。

一方面,由2014年的「雨伞革命」(她的用词)到近月的反送中示威,她多次「进来」帮手,「我系站喺示威者角度谂嘢的人。」她又接触过一些走在前列的年轻人,听到他们的故事,也觉忧心,「若是一路再继续落去的话,只会越来越多呢啲人。由唔敢行落天桥,到行到前列,酿成勇武派……总之都系林郑,佢几时落地狱?

但另外一方面,Sunny又是一名「警嫂」:她的丈夫是警员,时时在示威前列执勤。

角色看似不共戴天
,Sunny眼里却不然:「我呢个成分、立场,能够提出一些大家未必做到的事。」近日她与一些差人眷属成立「警员支属连线」facebook专页,并发动联署声明,表白「指望当局不要再拿警队做保护
政权之矛」,并促请当局成立自力考察委员会,挽警队名誉,还市民真相。

「我最嬲的是…你为咗你警队的垃圾名誉,同埋你那几个也许都未见过的所谓『伯仲』,白白唔去接收一个大家提供畀你、能够还你清白的机遇。」她愈说愈气。「而家都仲要揽住自身份庄严,我真系唔明点解啰……」

***

「We are not enemies」

「警员支属连线」facebook专页于本周一(7月29日)成立,至今获逾3千人赞好。页面内容主要盘绕多次警民冲突的片断
,亦刊载个别差人眷属的心声。专页封面则是一张示威者与差人对峙的 top shot,下面写着「We are not enemies」。

Sunny泄漏,现时运作专页的惟独她和另外一位警员眷属,但近日亦有很多
人联络,称能够帮手。

不过她的目的不是要办一个警员眷属联谊会,而是透过这成分,促进转变。

「警员支属连线」日前发动联署,声明以「作为警员眷属,你愿意站进去吗?」为题,指由6.12至今,警队公信力不竭降低,履行
职务时屡被质疑:「归根究底因当局迟迟未肯成立自力考察小组,看似保护
警队,实质置警队于风尖浪口,替其承受大部分的市民怒气。」因而,声明提出四大争取目的:

1.问责高层,于上水沙田元朗事情调度欠妥致加剧警民冲突

2.要求当局尽快回应市民诉求,还差人一个政治中立事情环境

3.支持员佐级协会发动游行为前列警员发声

4.成立自力考察小组,挽救警队名誉,还市民真相

Sunny描述,除发动联署外,现阶段还计划结构警员眷属成立关注组,讨论进一步举动,包括举行眷属游行。

警员眷属的成分,对很多
人而言颇为迟钝。那为什么要发动举动?全因 Sunny眼中,反送中运动似乎碰上了樽颈—这边厢,当局不肯回应市民诉求,只想躲在警队身后,采取「拖字诀」,「而家当局大模斯样唔面临市民,就系由于香港差人帮佢嘛!」另外一边厢,示威者每周与差人发生冲突,旧恨未除,新仇又至,愈演愈烈。Sunny担忧,长此下去示威者会更集中于与差人冲突,锋芒再也不指向当局;同时又怕警队作为「政治棋子」,日渐沉沦,当前再无庄严可言。

因而她尝试结构警员支属,促请成立自力考察委员会,真正化解冤仇。

「咁就有机遇能够推到当局进去面临返市民。」

7月22日,特首林郑月娥、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与一众官员召开记者会。

腐败浮面时

Sunny向记者展示丈夫照片,相中人衣着差人征服,笑容灿烂。

她说,丈夫自小志愿就是做差人,「一来佢比较钟意保护身旁人,做差人呢行自身都啱佢,二来佢毕业时以为自身好有使命,一腔热血,佢唔系净系当呢份系一份工。」Sunny以前也对这职业有好感,「由细到大都以为,佢哋系社会上锄强扶弱的角色,另外佢哋兄弟之间一定要互相帮助那份情感,我以为好珍贵。」这是她以往对香港差人的印象。

直至最近。「我一路好挣扎,点解会酿成咁?」她逐步察觉到警队的沦落,「呢段期间,他们那种腐败,慢慢浮下面。」

所谓腐败,既见于警队一种「永不认错」的立场—就连市民要求出示委任证,也以为是冒犯,是挑衅。「他们会以为,我都着哂呢啲衫啦,我畀委任证你睇咪好冇面?他们行进去,以为自身出格有威严,由于有法规赋与的权力。他们会话,我哋而家又咩唔啱呀?市民叫我做咩就做咩,咁我咩都唔驶做啦!」Sunny描述。

腐败,又见于警队上下拒绝自力考察,「点解咁多人反对?切实大部分都系警队高层被人查之嘛!好多系指挥的问题,但点解下面都反对?」Sunny以为,由于警队有种保护
伴计的文明,「就像他人
讲的『不割席』,嗰啲系我的伴计,我唔忍心出卖佢。」

但凡此种种,却引致一个后果:警队在许多香港人心目中,庄严尽失。Sunny时时对丈夫说,「你要谂清楚,切实你哋仲有无庄严先?」简略如街上问路人查身份证,今天的警员也时时会被要求出示委任证,「咁切实你已经冇庄严喇㖞!」因而她以为,差人更应该支持自力考察,以挽回公众形象,「起码告诉他人
,我哋唔惊,大家咪以为至少你公平啰!」

若自力考察能揪出害群之马,Sunny以为对香港差人也是好事,「正由于他们做得不好,才会扳连到你们一齐被人闹,你以为呢班人仲适唔适合留在警队呢?」固然
,差人「兄弟情」依然
颠扑不破,「但若是你真系讲义气嘅,周街都有啦,黑社会都有啦,但系你做警队起头当前,你除要保护
兄弟之外,你仲要保护
呢个警队嘅名誉架嘛!你都系由于警队嘅名誉你先入去做架啫!」Sunny曾如许跟丈夫说。

切实我明,但系大部分人都唔明。」她丈夫回应。

7.30葵涌警署外,差人一度持枪????向群众及记者

与差人丈夫的对话

虽然 Sunny口中,警员丈夫在前列执勤时「落到场唔多打」,自身去抗争现场亦会知会对方,但一个自言「企喺示威者角度谂嘢」的妻子,和一个每日深受警队文明薰陶的前列警员丈夫,平日有磨擦,也在所难免。

由6月9日起头,Sunny就不竭与丈夫讨论差人执勤手腕问题。「久不久有好唔合理的事,我都会闹下佢。由于除咗闹佢之外,闹唔到第二个啦。」Sunny笑道:「有时佢真系好惨,切实也许佢都冇份打嘅,总之我一见到佢,就问:『做咩冇啦啦要打人啊?做咩要开枪啊?做咩放催泪弹?」

有时分,Sunny胜利压服丈夫。例如上水、沙田冲突后,她丈夫对共事被示威者殴打感到愤怒及不解,「我唔知,我唔理,总之就唔能够打我伴计。」她尝试说明示威者为什么激动,「你哋6.12一起头清场的时分,手腕都好过份啦。」丈夫回应:「下,咁你哋冲击㖞!我哋一定要做嘢啦!」Sunny反问:「但系咪有更好的手腕?」并出示6.12当日有女示威者被防暴差人包围、疯狂用长盾压打的短片。「原来佢冇睇过呢条片,佢睇完有好大冲击,即刻唔作声。」

她再问丈夫,如今大白为什么共事会被人打得厉害吗?他答:「咁我明啦。」

亦有时分,丈夫的回覆令 Sunny无言以对。例子又是6.12,她追问对方,「你哋驶唔驶打成咁呀?橡胶子弹点解能够射下只眼呢?」她丈夫回覆:「你估个个枪神呀?唔好以为受过训练真系好巴闭,也许佢真系瞄准人哋个身打,只系射中个头,咁你都说明唔到嘛!就算我说明给你听,你都唔信啦。」Sunny只好说:「咁佢都咁讲到,我惟有相信佢啦…」

「但若是成立自力考察委员会,就能够从角度、标的目的等等,考察系咪真系想射人头。」她不忘补充。

728西环

双方不竭沟通之下,Sunny默示丈夫有明显转变—从以往反对示威者,到如今偶然会站在示威者角度向共事说明。

虽则有时她还是不满他的立场。例如7.28上环一役,报道指有小伴侣因吸入催泪烟不适,Sunny很愤恚,但她丈夫获悉后的反应却是:「都冇办法架啦。」Sunny问他:「你呢个系咩立场、咩语气?我以为你好冷血啰!」

她说,之所以介怀丈夫对这些事情的立场,是由于若是他或其余警员,不对他人
的不幸亏麻痹,甚至能有同理心,「就算佢唔听你讲,也许出到去,落棍嗰一刻会谂起呢。」

因而 Sunny以为,若是为前列的年轻人着想,大家应该多花心思向身旁认识的差人伴侣说明,而非 unfriend对方,「由于脱离佢,他们会变得更加过火,『呢个全国都冇人了解我嘅,得返我啲共事了解我。』咁咪更加听共事讲嘢,落到场打得仲甘。」

她不讳言,有时自身所做的,像是不断向丈夫「洗脑」。

「切实他们自身个出发点,也许对社会都是好心的,只是慢慢行歪。咁你可否掹佢返正途呢?」固然
,事实是知易行难。「好似我同佢相处咗咁长时间,都要用咁多心力同佢说明…」

「我们情感自身 OK,先能够做到呢个效果。」

2019年6月21日,湾仔差人总部近夏悫道的一副广告被示威者贴上「反放中」标语

唔好自欺欺人啦

Sunny毕竟惟独一个警员丈夫。任她费尽唇舌,顶多能转变枕边人。

但她以为,警队外部

暮气像她丈夫一样能够被压服、甚至较开明的人,未必是多数。只是碍于实际,大多敢怒不敢言。「由头到尾,他们的阶级观念都好重,还有一种火伴的心态,若是你收回异见声音,好容易被人孤立。」哑口无言的结果,就是被几个差人协会代表。彷佛一切差人,都异口同声。

她在想的是,既然有些警员或因怕被打压,或因人数不多,而临时噤声,那么用警员眷属成分连结差人,或者能够带来一个新的转折。「当我能够集结一班眷属的声音的时分,切实已经为他们行了第一步,他们就能够在外部

暮气和应,如许会唔会容易啲呢?」她相信,只需更多警员愿意发声,员佐级协会等就有压力,立场也许就会变化。

她真正指望的,是警队能够真正挽回庄严、名誉,再也不如过街老鼠。「我最嬲系下面嗰个仲唔去反省自身有咩问题,仲以为要有庄严,唔好咁自欺欺人啦!」

成立自力考察委员会,恰是契机。

「咁多诉求中最容易做的,一定是自力考察委员会。若是到最初你都系会被人摆上枱,咁不如由今日起头你们自身争取,切实名誉就会返去你们那边。」

她眼中,当警民再也不彻底对峙,林郑月娥就不克不及再安全躲在警队背后,而要面临市民,回应示威者的诉求。如是,整场运动就会重回正轨。

「指望呢个真系一个转折,唔驶吓吓都进来打—切实大家都攰啦。」

市民到葵涌警署门外聚集,支援
7.28上环冲突被捕人士

坦直警嫂的挣扎

Sunny说话坦直,但别以为她对发动举动没有挣扎。

警队外部

暮气的服从文明根深柢固,虽说 Sunny只是「警嫂」,但她的举动始终有也许扳连丈夫,「我做咗呢样嘢,若是最尾搞游行,也许真系要出样…咁我师长仲喺(警队)入面,佢咪会好大压力?」她苦笑否认,「切实我放咗佢上枱喇已经。」

难怪最初她跟丈夫提起成立「警员支属连线」发声的动机
,对方亦反对:「佢话,你唔好呀,若是你真系搞咗呢啲事,我好难做人。」一方面,他怕宦途受影响,「若是我唔升得高啲,点样影响成个警队?」另外一方面,他又提示任家庭主妇的妻子,「你摆咁多心力喺呢度,就统筹唔到屋企。」甚至担心她发动此事,原意虽是化解双方冤仇,将锋芒指向当局,但最终也许会两面都不讨好。

Sunny婉言自身也怕费事,加上7.21发生元朗袭击后,她以为再为警队「挽回名誉」而发动举动,连自身良心也有点过意不去,于是盘算放弃。「不断听负面消息,好攰好辛劳,搞到我都唔系好想做。」这时分,反而是曾经反对她举动的丈夫作声鼓励:「呢样嘢真系也许有好大效果架,你唔好放弃,靠你喇。」

她发现,也许由于自身昼夜洗脑,丈夫终究
有点根本性的转变:「佢话,系啰,要救返自身警队的话,呢样嘢(成立自力考察委员会)真系唔少得。」Sunny微笑,「佢由唔明到明,系突然之间「叮」一声,真系一刹那。」她颇受感动。

Sunny最近又跟丈夫说,若是香港差人真的继续沉沦下去,以致
得到一切庄严,倒不如告退。「唔好谂住要转变佢……你过咗呢几十年,只会越来越跟大陆接近,会一路冇哂庄严,咁仲做来做乜啫?你不如做个猪肉佬,见到一些不公义的事就帮下手,也许好过做差人啦!」

然而,在依然
为「警嫂」的当下,她深信惟独自身不要麻痹,努力争取,事情仍可有转折。

「点解前面全部都系后生仔,佢哋仲未有包袱,未接收日日返工放工的糊口模式。但我见到好多以前会进来(抗争)的伴侣,好多人已经唔会进来了,也许年纪大,身体又唔好,起头宁愿唔作声。」Sunny苦口婆心
,「我唔想自身酿成一个麻痹的人,有机遇做就试下…」

「…否则到件事过咗,香港真系变咗的话,当前都唔会有这些抗争了。」这个「警嫂」如是说。

727元朗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imcoh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