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F一定发首页官网

佳士工人支援 团:岳昕等4人被爆出镜认罪视频 北京大学先生运动人士被迫寓目 ——北京大学先生运动人士被迫寓目佳士工人支援 团主干成员“认罪视频”

 

VOA/佳士工人支援
团官网星期一发表文章,批判国安部门约谈北京大学等高校局部先生成员,要求寓目一段所谓支援
团主干成员的“认罪视频”。而另有消息称,客岁12月在北京大学校园抗议校方接管马克思主义学会的先生,在受到差人拘留收禁期间也被迫寓目这个企图震慑这些先生的“认罪视频”。

media中国右派青年个人佳士工人支援
团岳昕(左二)等质料图片

佳士工人支援
团官网默示,在这个长达30分钟的“认罪视频”里,遭政府消失长达数月的四位佳士工人支援
团的主干成员岳昕、顾佳悦、郑永明、沈梦雨,承认在大学接触了某个友好势力的秘密结构,并被洗脑接收暴力极其思维,妄图通过工人维权等社会焦点事情推翻和危害中共的现行体系体例。

官网默示,据一些看过这段视频的同窗记叙
,在整段视频中,最直观的等于顾佳悦、沈梦雨的形象,她们脸色苍白、眼上一道道黑圈,眼光呆滞、口齿不清,在自述认罪时宛如背稿子普通,还时常停顿,频仍地眨眼,似乎记不起接下来要说什么,好像需要起劲回忆。

而四人在视频中都默示,她们之所以做出“守法”行动
,是由于被保守结构洗脑,参与了这个保守结构为他们指派的任务,即顾佳悦在网上开办博客论坛,报道
国内产生
的工人维权事情,沈梦雨进到工场和工人同吃同喝,岳昕则是“带头示范”组建支援
团等等。

最后,四人还对本身的行动
和思维举行了表态,称认识到了守法本质,思维是极其的、错误的,现在社会的提高正在解决各类矛盾,本身却被幕后黑手为满足野心而利用,妄图推翻政权,破坏国度安定,本身难逃法律制裁等等。

佳士工人支援
团官网批判广东警方公布的“认罪视频”漏洞百出,逻辑荒谬,是警方自导自演的一场拙劣化妆。

此外,据报道,一些看过视频的同窗和这四位劳工运动人士的朋友默示,这个“认罪视频”扭曲现实,完全是政府力争恐吓佳士工人支援
团的运动人士,和
阻吓高校校园先生对各类社会议题的存眷。

报道默示,北京大学一名
发言人以学校放假为由谢绝评论,而公安部也不回应传真询问

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的局部员工客岁7月起一直起劲争取结构工会,因此遭公司解聘,或被当地警方抓捕。佳士工人要求组建工会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存眷,也在中国的高校右派先生和社会运动人士中引起反应,结构支援
运动。目前仍有几十名工人和
支援
团成员遭政府拘捕、拘留收禁或“消失”。


阿波罗网附学者何清涟点评:文中提到的要点:
1、被洗脑成功。被谁洗脑?“反剥削”来自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分析社会问题是毛指引。湖南策动农民运动,夹把雨伞去安源,《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是反动教科书。连“打着红旗反红旗”这种文革语言都是贵党几十年教导出来的。
2、幕后黑手操控——谁是黑手?


RFA: 支持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组建独立工会的支援
团周一默示,他们的局部先生成员被政府约谈,并被要求寓目四名“被消失”团友的认罪视频。几位支援
团主干成员在视频中默示,他们由于“被保守结构洗脑”,做出守法行动

四名参与录制“认罪视频”的佳士工人支援
团成员包孕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毕业生岳昕、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生顾佳悦、中山大学硕士毕业生沈梦雨、和
南京农业大学毕业生郑永明。由于被指是支援
佳士工人的主干成员,他们在客岁8月被政府带走后失联。

佳士工人支援
团在官网上公布声明说,他们的局部先生成员日前被国安部门约谈,政府还要求他们寓目了四名支援
团成员长达半个小时的“认罪供述”。

认罪视频内容外泄

支援
团基于网络信息和寓目过视频的成员回忆,收拾整顿出了这段视频的关键点。几人在视频中默示,他们是被某个不签字的“保守结构”洗脑才做出了“守法”行动
。据描绘,视频当中的顾佳悦和沈梦雨面青唇白、眼光
呆滞、口齿不清,脸上的黑眼圈相当较着。

以广州中山大学毕业生沈梦雨为例。她在视频中说,自2015年毕业以后,她插手了这个通过工人运动推翻国度政权的结构,并接收结构支配到当地一家汽配厂打工,以便策动工人举行阶层斗争。由于他们的待遇有所提高,这家工场的工人并不听从她的挑动。

她还说,客岁爆发的佳士事情是一场自始至终自导自演的闹剧。当时被捕的工人和后离开派出所营救他们的人都是这个结构和结构发展的成员。

北京大学某辅导:确有此事

一直密切存眷佳士事情进展的中国独立媒体人博特(化名)对本台记者透露,北京大学一常务副校长周一通过电邮向他默示,的确有先生寓目了这段视频。

博特还引述一名
了解情形但不肯签字的北京大学校工默示,认罪视频是早在一个月前录制的。这位媒体人以为,四位认罪人提到的“秘密结构”很可能是依照政府意愿捏造出来的,现实上并不存在。

“如果以现在中共的政策来看,包孕它反抗先生的手腕,我感觉这个右翼结构等于政府在炮制,或许它真的不存在。我觉得等于民间找不到台阶下来,所以就给他们强加了一个罪名。”

据博特了解,佳士事情产生
后,厂方对工人举行了清查,并和他们签署了保证书,以防止相似的工人运动再次出现。出于安全斟酌,博特不肯透露真实身份。

本台记者尚无法独立查证这些消息的可靠性。

博特默示,尽管这四位支援
团成员已经“认罪”,他并不以为政府很快就会开释他们。在事情余波平息前,他们仍有利用价值。

“我以为(继续)截留他们是为了起到震慑作用。所谓擒贼先擒王嘛,主干份子都被政府控制住了,剩下的人就别再折腾了,你老老实实地完成你的学业就好了,这是给马克思主义实践者们的一个血的教训。”

支援
团敦促警方放人

舆论遍及以为,佳士事情让中国政府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支援
团成员们坚称他们是毛主义者,全力支持国度辅导人习近平。另一方面,他们支持工人在民间体系体例外结构工会的做法挑战了政府对劳动阶层的管控,这对政府的执政合法性形成了威胁。

支援
团上周公布消息说,继上月底团友在北京、韶山等地纪念毛泽东诞辰125周年后,“黑恶势力”在此后几天内非法抓捕了9名团友。除此之外,还有几名团友和右翼先生也因不同缘由相继失联或受到强迫。

“中国劳工观察”结构负责人李强分析,几位认罪的支援
团成员可能是在威逼利诱之下暂时做出了让步。

“我觉得这几个人也不犯什么错,所以这段认罪视频可能等于一个暂时的让步。在目前情形下,他们采取一些委婉的手腕或是做出一些让步,我觉得也是比较正常的。”

支援
团周一还对“认罪视频”作出了回应,正告广东警方不要再用认罪视频掩盖本身的罪恶,也不要幻想人们会由于一段视频而放弃斗争。他们还要求警方立即开释被捕职员,并向党和政府坦白其罪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imcohen.com